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燕娜的博客

用笔和镜头营造一个诗意的空间,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音响的故事  

2010-12-04 11:22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写下这个题目,是因为上个月给自己买了个新的MP3(这个严格起来不算音响的,但对于本人来说,能听音乐的都可以算作音响了,呵呵),同时,也是为区别于十二年前曾写过《音响的故事》(见后面的附文)。

 新买的MP3功能比较少,不能读电子书,容量也只有2G,虽是特价还花了我279元,比我刚用坏的那个足足贵了一倍!但它有“飞声”的音效,而且网上对其音效的评价还不俗,咬咬牙,还是在网上下单了。

新音响的故事 - 丫头 - 吴燕娜的博客

  签收后就迫不及待打开了包装,惊喜地发现它只有一寸见方,比原来看到的网上图片要小巧玲珑(其实人家标的尺寸没错,只是我们这种文科脑袋没法准确想像而已)。而且这个小东西的操作设计得很简单明了,真是善解人意!

 可惜我按说明书捣鼓了半天,都没有声音出来。后来还是精通电脑的同事帮忙,删除、安装一番,才能正常播放音乐了。

 感谢现代的科学技术使得“随身听”更加简便,有了这个MP3,听音乐又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了。好几次周末晚上到江边散步,一面享受着清风明月,一边欣赏自己喜欢的音乐,沉醉在MP3营造的隔断了工作烦恼的音乐空间中,顿时觉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好。看来,幸福有时候也不难办,清风明月加上一个MP3而已,呵呵。

 

附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音响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吴燕娜  

 那天整理旧照片,一张十多年前与家人的合照令我哑然失笑,照片上的小弟居然郑重其事地抱着一台两个喇叭的录音机,看着他炫耀家里当时最时髦也是最值钱的家电(其实也不过两百来元)的样子,实在令人感慨万分。

 谁又能想得到呢,现在除了学语言还用一下外,基本上已没什么资格挤身于音响设备之列的收录机,在十多二十年前可以说是最流行的音响设备呢。那时的小青年以留长头发,穿喇叭裤,手拎音量放到最大的卡式收录机招摇过市为荣,谁若拥有两喇叭以上,所谓立体声的,就比今天拥有家庭影院还要威风。而这部今天看来不值一提的收录机,却曾带给我莫大的快乐。

 记得八十年代初,适逢改革开放时代,打开国门,除了引进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生产经验外,也包括开放在文革期间被当作“封资修”的西洋乐。刚迈进大学校门的我,被一次讲座引进了音乐的殿堂后,对音乐尤其是交响乐着了迷,常于周末跑去广州群众艺术馆听交响乐讲座,课余除了读书就是收听广播里的音乐(谢天谢地,那时播放的音乐都不插播广告)。那时根本买不起录音机,一部袖珍收音机还是用了近一个月的生活费买的,课余总喜欢插上耳机(当然是单个的)收听音乐,在陶醉于美妙的音乐之余,又常为不能多听一遍喜欢的乐章而遗憾。不久,同宿舍的一位音乐迷得到了一部单喇叭的放音机,令周末又多了一大享受:关起门,摆个舒服的坐姿,听好不容易借回来的录音带。随着音乐的流淌,时而被贝多芬的《命运》、《英雄》交响曲激动得热血沸腾,时而为舒伯特的《未完成交响曲》唏嘘不已,有时莫扎特优雅的乐曲刚带来明净的天空,转眼柴可夫斯基的《悲怆交响曲》就让它布满忧郁的阴霾……那正是爱激动的年龄,也好探索人生哲理,曾似懂非懂地啃过一些哲学的著作,却往往因阅历的不足,被那些深奥的理论弄得晕头转向,倒是音乐,这种无国界的语言,一下就将我领进了摆满人类精神瑰宝的世界,令人流连忘返,眼界大开。对世界的思索,对人生意义的领悟,对各种感情的体味,都在这些不朽的旋律中得到了满足。经过这些或悲壮激昂或优美动听的音乐的冲涤,灵魂变得分外明净。尽管单喇叭放出来的音很单调,还伴着杂音,但我们已经非常满足了。当然,更幸福的时候是系里组织到诸如友谊剧院、中山纪念堂等音响设备比较好的剧院观看演出,或者节衣缩食,自己买票去听音乐会。每当置身于剧院,听到一些熟悉的乐曲以与单放机迥然不同的效果扑面而来时,真切地体会了“绕梁三日”、“三月不知肉味”的意境,心里羡慕得不得了。自然,那时不敢也不会奢望有一天自己也会拥有家庭影院之类的东西。

 八四年的寒假,父母终于设法买回了照片上的这部双卡立体声的录音机,真令我欣喜若狂!整个寒假把能找到的音乐带听了一遍又一遍,差点没把机子烧坏了。假期结束,我恋恋不舍地回校时,心里暗暗发誓:毕业工作后一定买个立体声的收录机,好痛痛快快的把自己喜欢的音乐听个够。

 八五年毕业后才几个月,我就实现了这一愿望。犹记得用工资买回自己的小收录机那一天的情形:周末单身宿舍的冷清,正好成全了我,关起门,把音量调到最大,从海顿、莫扎特到柴可夫斯基,从贝多芬的《命运》到门德尔松的《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》,到中国的《梁祝》,在音乐的海洋痛快地畅泳着,全然忘记了窗外萧瑟的寒风。

 社会在一日千里地发展,音响设备也一样。八十年代后期,社会上的收录机渐渐被包括可放录音带与唱片、唱碟的组合音响所代替了,音响效果与卡式的收录机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超重低音、环回杜比,越来越强的立体感、现场感令人难以置信。进入九十年代后,又出现了激光唱机,视听同步的LD、VCD、SVCD、DVD等,音响设备越来越高级,音响效果越来越逼真,甚至有些发烧友不惜工本,将成千上万的钱投到音响设备的升级换代上,乐此不疲,用他们的音响把打烂玻璃的声音放出来,能让人不辨真假,更有高手能在乐曲中分辨出演奏乐器的位置……本人并非音响的发烧友,但也象不少的百姓家庭一样,于九二年添置了带CD的组合音响,随着MTV、卡拉OK的流行,又相继添置了卡拉OK、LD、VCD机,连电脑也是多媒体。听音乐的设备可谓鸟枪换炮了,偶尔静下来听听自己喜欢的音乐,听着熟悉的乐曲以越来越丰富的层次、越来越完美的效果再现出来,也觉得是莫大的享受。只是,总是忙于自己也说不清的事务,这样的时候并不多,静静欣赏交响乐的机会就更少了。

 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,驱车归家的路上,因为路静人稀,车内只有我们两人,先生打开了小车内所有的音响喇叭,说是感受一下进口音响的效果,只听得前后左右的喇叭一齐轰鸣,久违了的《军队进行曲》、《土尔其进行曲》如潮水般将我淹没,接着又是流行于八十年代的小夜曲与改编自外国古典名曲的舞曲。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一边感受着似是触手可及的音乐,一边看珠江两岸的灯火缓缓流动,感觉真是美妙。只是听一支支久违的曲子,就象与一个个的老朋友重逢,当激动与欣喜的浪潮退去,惆怅、内疚就如留在沙滩的贝壳,若隐若现——已经有多长时间没听古典音乐了?这一份在我看来仅次于书本的精神食粮,曾经丰富过我心灵的内蕴,却在我最有条件享用的时候,被我悄悄地搁置了,放弃了,不知不觉中已堕入流俗,尽管家里的音响设备越来越高级,而音响里放出的古典音乐却越来越少,严肃崇高、优雅脱俗的古典音乐渐渐让位给流行曲了。一听就明,一览无遗的流行曲自然是易于接受,可光吃快餐,不但营养不良,也容易败坏胃口。

 车过海印桥,月色中的二沙岛隐隐可见,据说那里的星海音乐厅设计独特,音响设备达到了世界一流的水准,坐在那听音乐,定有特别的感受,看来,得找个机会去那里享受一下才好。

 

  后记:此文是1998年为单位工会搞的征文活动而作。因为当时在校办的工作相对清闲,除了读书,有时也会配合工会的活动写点东西,没想到因此而被时任工会主席的老领导赏识,两年后当她调任管理系主任时,把我也调了去当副手主管教学,我的人生也因此改变——真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像我这样不求进步的小女人,居然也被调教得能独当一面,最后还被动地接了老领导的班——这种对于我来说焉知福祸的机遇暂且不置评,但回首往事,不得不要感叹:人生真是充满了变数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